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学仁. 中卫莫家楼研究室

中卫有个莫家楼,半截子入到天里头

 
 
 

日志

 
 

红军长征途中生了10个婴儿..走完长征的婴儿成为少将  

2015-12-27 07:32:45|  分类: 小红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征途中出生的婴儿

走完长征的婴儿成为少将

 女红军长征路上有多少人生下了孩子

 长征途中出生的婴儿 - 莫家楼人王学仁 - 王学仁. 中卫莫家楼研究室

   

长征途中,一方面军共有五位女红军生下孩子,她们都没有逃过将孩子抛下的命运。

长征途中出生的婴儿 - 莫家楼人王学仁 - 王学仁. 中卫莫家楼研究室长征途中出生的婴儿 - 莫家楼人王学仁 - 王学仁. 中卫莫家楼研究室
 

  贺子珍生下孩子丢给老百姓。毛主席也是很难受的。在红军渡过赤水河后的一个雨夜,贺子珍在路边的茅屋里临盆分娩。警卫员用平时洗脸兼盛饭用的脸盆给婴儿洗了身子,孩子寄养在老乡家的时候,带队的董必武特意留下了30块大洋、两块烟土和一封亲笔信说明情况。

      1935211,中央红军兵分三路由扎西掉头东进,准备东渡赤水。 
就在这个时候,随干部休养连行动的贺子珍将要经历她人生中的第四次分娩。 贺子珍生孩子是在遵义会议后到红军二占遵义期间,是过了赤水河,在贵州白苗地区。“那天下着小雨,天灰蒙蒙的,她喊肚子疼的时候,敌人正在后面追来,枪声很紧”。“眼看孩子要出世了,得赶紧找个地方呀!有一间孤零零的小草屋。我们赶紧把贺子珍抬进草屋,屋里没有人, 
当时是休养连的医生李治负责接生的,钱希均在一旁做助手,董必武和侯政在门外等候。贺子珍生的是一个女孩。贺子珍生下孩子,只看了孩子一眼,便被担架抬着上路了。 当时,“孩子洗干净后,我们用白布将孩子包好。董老写了张条子,我们放了30块大洋,还有两碗鸦片烟土。一起放在孩子包里。董老写的条子大意是讲,现在我们要出发打王家烈去,为干人报仇。行军不能带孩子,这个刚生下来的孩子寄养在你家里,送给你做孙女吧,她长大了还能帮你干点活”。 

 

长征途中出生的婴儿 - 莫家楼人王学仁 - 王学仁. 中卫莫家楼研究室长征途中出生的婴儿 - 莫家楼人王学仁 - 王学仁. 中卫莫家楼研究室

    曾玉,湖南人。她生孩子的时候,正好是在山区,刚生下的孩子,放在草堆里面,那孩子一点也不哭,眼睛大睁着,很可怜的,好像一生下来就知道自己的命运。孩子放在那里是死是活也不知道。

        周子昆的妻子曾玉。这位在1928年参加了湘南暴动之后走上井冈山的女共产党员,在中央红军从江西出发前已经怀孕好几个月了。她不在参加“转移”的名单上,红军西征以后,她便一直偷偷地跟着队伍走。后来,干部休养连留下了她。由于不在编,所以在分配口粮时,常常没有曾玉的份儿,蔡畅、邓颖超、贺子珍、肖月华、李坚真这些姐妹们经常把自己的一份匀出来一些送给她:没有被子,大家就挤在一起睡。就这样,在战友们的帮助下,她挺着大肚子,坚持着一步一步地翻过了老山界。 
一天中午,她感到腹内一阵剧痛,捂住肚子蹲在地上站不起来。额头上渗出一层冷汗。同行的钱希均看见了,忙扶住她问:“是不是要生了? 
脸色蜡黄的曾玉吃力地点点头:“怕是…………真不是时候……” 
这时候,休养连连长侯政赶来了,叫了一副担架,把曾玉放上去。 
在激烈的枪声中,曾玉捂着肚子,呻吟着一步步往前挪动着。忽然,她觉着下身撕裂般的疼痛,赶忙捂住肚子蹲下去,只觉着一股血冒出来,原来是婴儿的头已经出来了。情况异常紧急,董必武赶忙招呼了三个女同志,两个抬着已经昏死过去的曾玉,一个抬着婴儿的头,朝临近的一个小村子走去,

到了宿营地,曾玉躺在一堆干草上,生下了一个儿子。 曾玉紧紧地搂着婴儿,明天凌晨就要出发,她清楚,自己只能做一夜母亲。 
出发的号声响了,曾玉从熟睡中的婴儿身旁爬起来,董必武把一张写好的字条压在孩子的身下,拉着一步一回头的曾玉,走出了那间屋子……

长征中女红军生孩子要一个团阻击敌人

  

长征途中出生的婴儿 - 莫家楼人王学仁 - 王学仁. 中卫莫家楼研究室

  长征途中出生的婴儿 - 莫家楼人王学仁 - 王学仁. 中卫莫家楼研究室陈惠清

       在行军途中,邓发的夫人陈惠清突然要生孩子,背后有追兵隆隆的炮声,追兵越来越近,情急之下董必武派人告诉断后的红五军团董振堂说:一位女红军正在生孩子,请他务必顶住敌人的进攻。董振堂命令一个团的战士在后面阻击敌人。整整阻击了两个多小时,直到生完孩子战士们才撤下来。有的指挥员不理解:为了一个孩子,牺牲这么多战士值得吗?董振堂说:“我们革命打仗,不就是为了孩子的未来吗?”

孩子也生下来了,但是,刚刚成为母亲的陈惠清却无法带走怀抱中的婴儿。留在破屋子里的是几块银元、董老写的纸条,和用旧衣服包裹的婴儿。她和部队匆匆踏上了征途。

 陈慧清生的是一个女孩,邓大姐给取了一个名字。叫‘双凤’”。红军开始长征时,由于怀孕被分到了干部休养连休养,同时她还分到了一匹马。但在休养连同志们的印象里,她几乎没有骑过马,马背上常常坐着生病或负伤的战友。 
一天早晨,正在行军中的陈慧清突然临盆,而当时殿后的红五军团正在全力阻击蜂拥而来的国民党军队,敌机低空从头顶飞过。 
董必武等人只好让抬着陈慧清的担架从疾进的队列里出来,在路边找了一问破屋,等待分娩。她的分娩过程痛苦而漫长,疼痛致使陈慧清在屋里地上直打滚。给她接生的医生孙仪之也急得满头大汗,孩子就是生不出来。等了两个多小时,婴儿才姗姗降到人间。为了保证孩子顺利出生,红五军团军团长董振堂命令第三十七团团长吴克华带领全团指战员全力阻击尾追的敌人,不得使敌前进一步,使部队牺牲了一些同志。 
董必武命令民夫把昏迷不醒的陈慧清用担架抬走后,让医生找块破布把孩子包好,又写了一张条子,连同十块银元,一起裹在破布里,然后走出了这间破房子…… 


 长征途中出生的婴儿 - 莫家楼人王学仁 - 王学仁. 中卫莫家楼研究室

        廖似光是凯丰的夫人,怀有4个多月身孕的廖似光跟着部队跋山涉水,沿途还要发动群众,筹款筹粮,由于过份劳累疲乏,到七个月时,孩子小产了。孩子是在密集的枪声中诞生的。是个男孩,孩子不能带,用毛巾把孩子一包,写了几个字,是孩子的出生年月日,说是红军留下的,请收容抚养。第二天我就跟着部队走了。后来去找过孩子,哪里找得到。

 凯丰的妻子廖似光,在中央红军翻过马鞍山以后。那时,警卫部队刚与敌人交上火。 

廖似光长征时已经怀孕四五个月了,组织上将她编入干部休养连。 廖似光挺着大肚子行军,部队进入贵州少数民族地区时,怀孕仅7个月的廖似光早产生下一个男婴。为不拖累红军长征,她忍着悲痛,用毛巾将婴儿包好,并在上面写明他是红军的孩子和孩子的出生时间,连同身上仅有的几块钱一起送给了当地的老百姓。自己则拖着虚弱的身体,强忍着失去亲生骨肉的悲痛,含着泪水,跟着队伍继续前进。部队进入一望无际的草地,廖似光拖着虚弱的身体随部队前进,每到宿营地,就忙着烧水,找野菜,大家都夸她是红军队伍中的女强人。

   长征途中出生的婴儿 - 莫家楼人王学仁 - 王学仁. 中卫莫家楼研究室长征途中出生的婴儿 - 莫家楼人王学仁 - 王学仁. 中卫莫家楼研究室

李贞过草地孩子

         李贞身为六军团组织部长,此时已怀孕3个月了。组织上动员她留在根据地,她哭着要求随队长征,表示爬也要跟上红军,保证不增加部队麻烦。 1936年7月中旬,部队进入茫茫草地,草地没有净水,也没有给养。过度劳累加上营养不良,使怀孕7个月的李贞早产了。李贞缺乏营养补充,没有奶水。孩子含着干瘪的乳头饿得哇哇直哭。还没走出草地,这个可怜的小生命便夭折了。

 西路军女红军生孩子
长征途中出生的婴儿 - 莫家楼人王学仁 - 王学仁. 中卫莫家楼研究室

   张琴秋长征途中她也怀了孕。1937年1月下旬,西路军总部直属队遭遇敌人伏击,身为政治部组织部长的张琴秋却腹痛阵阵,预示着快要分娩了。面对敌人的伏击,她硬是忍着剧痛,顽强指挥部队突围。后来孩子也没有留下来。

 1936年张琴秋在漫漫长征途中,她同样遭受了挺着大肚子跋涉千山万水的痛苦。193610,红四方面军一部西渡黄河,组成西路军,进入河西走廊,后在敌军的“围剿”下,损失惨重。时任西路军组织部部长的张琴秋拖着沉重的身子随军突围。 
      次年121,西路军从抚彝向倪家营子突围过程中,张琴秋肚子疼得直呻吟,大汗淋漓。 
      张琴秋让总部军医黄志亭搀着,强忍着阵痛,指挥被冲散的部队轻装突围。刚冲过第一道防线时,一个男婴就降生在冰天雪地的戈壁滩上了。婴儿用哭声向世界宣告他来到了人世间。而戈壁滩的暴风雪却是杀人的刀子,转眼功夫就扼杀了他那嫩芽般的生命。母亲张琴秋还没来得及给他喂上一口奶,便忍痛弃下他小小的尸体,翻身上马,挥泪出征,鲜血染红了马鞍。

     长征途中出生的婴儿 - 莫家楼人王学仁 - 王学仁. 中卫莫家楼研究室

       红五军团政治部主任曾日三的妻子吴仲廉,在长征途中怀孕,并挺着逐渐隆起的肚子走完长征路。19371月初,她在抚彝县河沟张家庄生了个男孩,起名叫王继曾。把刚出生40天的孩子寄养到沙河堡花园村的民团大队长王学文家中。12年后,在高台驻军的协助下,王继曾才回到了生母身边。

杨文局怀着8个月的身孕,在祁连山中被马匪俘虏,在押解过程中,因为她要生孩子了,敌人把她丢掉了。在一户老百姓家里,杨文局生下了郑义斋的遗腹子郑盟海,一个路过的皮匠救了她,后来成为她的丈夫,她先后担任了永昌县妇联主任和酒泉劳改局被服厂厂长。

红四方面军前进剧团陈淑娥19 岁,陈淑娥带着身孕被俘,在马步芳的"新剧团"里生下个男孩子,牟参谋将她母子收养在家中。马元海将陈淑娥逐出了家门,她流落到兰州给别人当女佣。新中国成立她回到四川平昌老家,土改后她回到兰州找孩子,孩子1950 年参军,1955 年孩子找到了母亲


二方面军长征中女红军生了个孩子

      年龄最小的长征参与者

  长征中也有个别孩子幸运地活了下来,并且跟随父母完成了长征,他们成了年龄最小的长征参与者。这其中就有贺龙和萧克的两个孩子。

  在红二方面军的长征队伍中,有一对漂亮的姊妹花,姐姐叫蹇先任,妹妹叫蹇先佛。姐姐嫁给了贺龙,妹妹则嫁给了副总指挥萧克。

长征途中出生的婴儿 - 莫家楼人王学仁 - 王学仁. 中卫莫家楼研究室

长征路上贺龙因指挥作战丢女儿

        1935年11月,部队出发前20天,蹇先任生下了一个孩子。此时恰好前方传来胜利的捷报,给孩子取名为贺捷生

      二方面军长征采取了休整一段再跃进一段的方式,因此个别孩子被允许携带行军,小捷生就是被母亲用布带绑在怀里,随队出征的。蹇先任背着女儿在漆黑的夜里翻山越岭,怕女儿哭声大招来敌人,母亲就把婴儿用布裹在胸前,只要孩子一哭,就用奶头堵住孩子的嘴,有一次孩子被憋得脸色青紫,母亲真是心痛如刀绞。

       有一次,红军陷入敌人重围,而此时蹇先任的身体已虚弱到了极点,实在难以再背小捷生行军了。贺龙见了,便从她背上接过孩子,裹在怀中,跃马挥枪,一路冲杀,待突围后松了一口气,才发现小捷生不知何时从怀里掉了出来。向来镇定自若的贺龙这下可慌了神,他急忙顺路回头寻找,幸好孩子被伤病员拾到,将她交到贺龙的怀中。

       贺捷生,1935年11月1日生于红二军团的征战途中,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军事科学院军事百科研究部部长,军旅作家。贺捷生出生19天,就在妈妈蹇先任的怀中随红二军团参加二万五千里长征,爬雪山过草地,历经千辛万苦,1936年10月,胜利到达陕北,被誉为“一岁走完长征的女将军”。


长征途中出生的婴儿 - 莫家楼人王学仁 - 王学仁. 中卫莫家楼研究室

红军长征途中出生了多少婴儿?走完长征的婴儿成为少将 - 莫家楼人王学仁 - 王学仁. 中卫莫家楼研究室
 萧克与夫人蹇先佛

蹇先佛过草地孩子

         蹇先佛在长征途中的松潘草地生下了一个男孩子。

19367月初,红26军团与红四方面军在甘孜会师后,开始穿越荒无人烟的茫茫草地。而就在进入草地的第一天,蹇先佛的孩子降生了。

草地上无遮无挡,萧克在附近找到了一处藏民放牧遗弃的土围子,整修了一下,作为产妇的产房。姐姐蹇先任赶来亲自为妹妹接生。

一个苦难的男婴就这样降生了。萧克给孩子取了个名字叫堡生”——在草地土堡里出生的儿子。

杨尚昆的夫人李伯钊把仅有的一斤大米硬塞给她。她因此而差点饿死。

幸运的是,孩子健康而讨人喜欢,他特别爱笑,从来不哭不闹。

走出草地后,有老百姓看见衣衫褴褛的蹇先佛抱着一个不满月的男孩,就拿出十个锅盔(类似烧饼的面食)想换她怀中的婴儿。蹇先佛摇头说:给一百个我也不换。

带着儿子,蹇先佛走过了长征中最艰苦的一段路程,经历了只有红军母亲才能忍受的千辛万苦。遗憾的是,孩子被送回湖南老家后,不幸死于日本侵略军的轰炸,成为母亲一生之痛。

长征途中出生的婴儿 - 莫家楼人王学仁 - 王学仁. 中卫莫家楼研究室

 任弼时的妻子陈琮英

   19367月任弼时任红二方面军政治委员兼二军政委,红军总部抵达川西北高原的阿坝, 任弼时、陈琮英,当时同住一所藏民院落,孩子平安降生了。任弼时就给他们这个女儿取名“远征”。 
孩子出生后,就面临着穿越荒无人烟的茫茫草地。陈琮英是被担架抬着、被马驮着穿越草地的;那尚未满月的婴孩,也在周起义等人轮流背动的篓子里面,或轮流挑起的筐子里面,一路上颠来颠去。摇动不止。身负重任的任弼时,偶尔也将孩子抱着或背上一程,以尽做父亲的责任。8月间,红军兵临岷州城下时,婴孩方才“满月”。 
陈琮英和她的女儿能够走出茫茫草地,越过天险腊子口,顺利抵达陇南、陇东以至陕北,可以说是各路红军长征队伍中的一个奇迹。这个新生儿称得上是盛开在长征途中的幸运之花。

 


长征途中出生的婴儿 - 莫家楼人王学仁 - 王学仁. 中卫莫家楼研究室长征途中出生的婴儿 - 莫家楼人王学仁 - 王学仁. 中卫莫家楼研究室长征途中出生的婴儿 - 莫家楼人王学仁 - 王学仁. 中卫莫家楼研究室
红军长征途中出生了多少婴儿?走完长征的婴儿成为少将 - 莫家楼人王学仁 - 王学仁. 中卫莫家楼研究室
 贺捷生童年照片
  

  走完长征的婴儿—贺捷生是贺龙与蹇先任的女儿,

贺捷生贺龙之女,湖南省桑植县人,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军事科学院军事百科研究部部长,军旅作家。

  “ 捷生的 来 历

    1935111日,在湘西的一个深秋,红二方面军总指挥的贺龙率领部队突破敌人的封锁包围,以攻为守,反败为胜,连连取得了龙家寨、十万坪、中堡等战役战斗的重大胜利,捷报频传,军心振奋的时候,贺捷生在祖居洪家关的岩垭村呱呱坠地。妈妈先任刚刚生下女儿17天,红二、红六军团就开始了坚苦卓绝的长征。刚刚打完胜仗的贺龙,得知妻子蹇先任生下了他们的女儿,高兴极了。孩子是在父亲刚刚打完胜仗时出生的,就给她取名叫捷生

长征就要开始了,按当时的情况是绝不允许未满月的婴儿随红军长征的。贺龙与妻子商量后,决定把女儿暂时寄养在一户亲戚家。贺龙抱着女儿连夜翻山越岭来到那户亲戚家,这户亲戚全家早已于一个星期前离走了。                                        

                                       决定带女儿长征

      经过集体讨论,同意破例带女儿小捷生一起参加长征。贺龙交给妻子两枚手榴弹,告诉蹇先任:你们母女俩一旦被敌人包围无法脱身,就引爆它来结束自己的生命,妻子含着眼泪默默地点点头。

      长征途中,小捷生在妈妈怀里被抱得很紧很紧,有一天,妈妈病倒了,只好把她交给她父亲。贺龙把女儿裹在怀里指挥战斗,女儿是何时从他温暖的怀抱里颠落出去,摔在了路旁的草丛中,他却不知道。后来被拉在后面的伤兵捡到。

小捷生的命真大,襁褓中的小生命就这样顽强地跟随长征一步一步走下来。谁能不说这是一个奇迹呢。

                                        我是长征中的负担

       贺捷生说:我出生17天就跟随爸爸妈妈走上了艰苦的长征路。那时是婴儿,净给爸妈和红军叔叔阿姨填麻烦,我成了长征的负担。

 抗战爆发后,母亲只得将小捷生寄放在边区的老乡家里。

                                      几个养父几多恩情

       10个月以后,随着抗战时局日趋紧张,这一次贺龙决定将女儿先后托付给自己南昌起义时的两位部下秦光远、瞿玉屏,即捷生的两位养父。

        贺捷生随第一位养父秦光远在贵州铜仁只居住了几个月,由于秦暴露了身份,她被转到了第二位养父瞿玉屏家居住。瞿是贺龙的部下,又是同乡,瞿玉屏出于对小捷生的保护,他从未向别人讲明这个小女孩的来历与身份,包括自己的妻子。捷生懂事后很自然地将瞿玉屏夫妇视为自己的亲生父母。瞿玉屏再也没有生养自己的孩子, 1945年抗战胜利前夕,瞿玉屏秘密赶赴广西桂林八路军办事处运送药品,归途中在柳州遭遇敌机轰炸受伤。伤势日趋严重的瞿玉屏知道自己将不久于人世。一天,他将已经10岁的捷生单独叫到自己身边对她说:女儿,我不是你的亲生父亲。你的父亲叫贺龙,他是一位了不起的军人。你的妈妈也是一名军人,她年轻漂亮,满头黑发,一双大大的眼睛……将来你一定要回到他们身边。孩子,千万不要忘记你是贺龙的女儿!”小捷生顿时怔住了,自从她懂事后,只有眼前这人才是世上最疼爱她的人,她不能失去他。女儿扑进养父的怀中,两人的泪水流在一起。

        湖南解放前夕,当解放军开进湖南时,贺龙立即委托当时担任进军湖南47军军长,帮助寻找女儿。历经艰险终于找到女儿。当时时局紧张,女儿无法送到在四川的父母,年仅12岁的贺捷生穿上军装,成了一名小战士。

        在全国解放前夕,几经周折贺捷生才回到父母身边。

捷生在重庆的家生活了一段时间,还是想当兵,贺捷生到西南军区后勤部卫生部,当了一名战士。不久母亲蹇先任调到北京工作,贺捷生便转到北京大学工农速成中学(北京110中前身)学习。1958年她以优异成绩考入北京大学历史系。不久,贺龙也从西南军区调往北京工作。

        她先后在解放军《工程兵报》、总政干部部,军事百科研究室担任记者、编辑。创作了大量题材丰富的文学作品。成为新时期最为活跃的军旅作家之一。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