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学仁. 中卫莫家楼研究室

中卫有个莫家楼,半截子入到天里头

 
 
 

日志

 
 

【莫家楼人写莫家楼】2(莫如江文摘)  

2016-09-01 09:20:15|  分类: 书报记载莫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莫家楼《板话》莫家楼民谣. 莫如江2008.5.

 

莫如江

莫家楼高得村名。   天地人和聚灵性。

九曲黄河环南东,   遥遥国道穿街行。

水陆运行成枢纽,   巍巍码头锁交通。

鱼肥羊壮五谷丰,   军事要塞驻重兵。

五个民族一条心,   十八省籍聚万众。

一百单八多性氏,   和睦相处如弟兄。

南腔北调习俗丰,   五湖四海各不同。

三教九流文采扬,   七十二行闹嘤嘤。

骆驼大车忙盐运,   独轮小车不虚行。

船工筏客排子匠,   南来北往畅西东。

经济繁荣百业兴,   藏龙卧虎多精英。

人物大小皆众生,   有色有声显灵性。

周苟氏、雅号称,   小本生意善经营。

为人憨厚脑子灵,   枣糕油饼柳箱盛。

大料想、有格性,   人穷志远不认命。

喜得芳邻号胡蹭,   情若同胞并肩行。

北街莫氏六弟兄,   八仙过海多其能。

开店买卖加农耕,   巧取字号和合生。

老营子墙八尺整,   冬暖夏凉能抗风。

乱世兵匪似虎狼,   躲灾避难逃性命。

张家药材最正宗,   库藏百年老山参。

王大屠户本无名,   独生个儿子多才能。

能书善写才气横,   戏台上扮演二孔明。

贾家的鞋到处兴,   小铁匠打铁用的是铜。

魏选光,人聪明,   蒙汉对话能贯通。

骆驼店里多外宾,   礼仪待客多谦恭。

李家卖的是馍和饼, 干烙子小巧脆生生。

冀家的药铺面向东, 雍家的书本子达千层。

尽盛魁的掌柜刘汉卿,商业农业同时兴。

跑上海,下南京,   大半个生意在西京。

骆驼大店生意红,   锣锅帐房象兵营。

客人驼户走马灯,   进出的骆驼上千峰。

前厅后院多美景,   月下花园春意浓。

农田置下了数十顷, 庄园就象是一座城。

王大嫂,江湖通,   魏家的绸缎耀眼红。

白珍的店,前后通, 驼玲叮当车马行。

老孙的锅盔二斤整, 二屠户卖肉不用称。

刘鞋匠的鞋耐年成, 乌劳棉鞋好过冬。

莫家的油坊火又红, 边榨边卖不消停。

赵和尚瓷器好行情, 吴梦舟的烟煤供不应。

春兴永的东家李自明,眼皮活来脑子空。

出身原本是小相公, 商海里闯成个大财东。

交官结吏财运通,   前庄后院仨门庭。

西有作坊多长工,   东边是螺马牲口棚。

八十峰骆驼上内蒙, 十二辆马车下汉中。

乡长足下生意红,   骆驼大店满腾腾。

王铁匠挂车不费工, 挂上的马掌不脱钉。

裴登科杀猪一溜风, 连烫带剥片刻钟。

公得老名叫朱过清, 莫阴阳纸货出了名。

李线客的线家家用, 田秉燕诊所能治病。

赵咋呼水面汤头清, 姜生义驴肉大锅盛。

龚殿臣羊杂众人拥, 五更天卖到掌上灯。

牛班长摊子靠街中, 邵班长文具卖学生。

莫裁缝旗袍度春风, 抓破天狮子上九星。

王子成量布尺子松, 宋队长买卖帐项清。

黄拐拐是个买卖精, 邵维邦修来好德性。

财神庙,香火盛,   拜的是公明与关公。

财神庙里好风景,   千年梧桐矗苍穹。

直径足有一丈正,枝杆就象是扫帚扫天庭。

若大的树冠遮天半, 百鸟栖息凤和鸣。

栽树的人是汉张骞, 树碑立传是卫青。

可叹历史上一股风, 砍去梧桐失见证。

神树虽去实可叹,   千古遗憾励后生。

学堂里多有读书声, 校长先生育精英。

派查所里扎官警,   大盖帽子显威风。

清真寺里有阿訇,    早晚念的是古兰经。

李回回茶馆多佳宾,  三炮台里是好香茗。

丁回回手抓赛同心,  色又鲜来味又浓。

马回回馆子有特征,  鸡鸭鱼肉砂锅盛。

砂锅炖鱼能去腥,冬瓜羊肉更是美的说不成。

蒋修文的信天天送,  车马大店叫裕倾宫。

说完了南北说西东,  西街口子在街中。

南有何家糖房手艺精,花色糖果数十种。

北有花公鸡馆子最上乘,卖的是鸡鸭鱼肉加海参。

盐务局大门分西东,进了大门象迷宫。

西有大仓盐坨把盐盛,骆驼大车昼夜行。

东有家眷住宅设花庭,太太小姐多春梦。

中间是首脑大员办公厅,帐房先生忙匆匆。

三进三出多门庭,    曲径通幽皆花径。

出了盐局向南瞅,    眼前有座大土丘。

上面曾经有座楼,    高耸入云颤悠悠。

社稷荡,风雨愁,    外患内乱官家忧。

战火烧去了莫家楼,  宗庙家谱从此休。

白刺结伴沧桑尽,    历史的足迹满荒丘。

土基肥田桑梓秀,    千古佳话美名留

中卫有个莫家楼,    半截入在天里头。

出了盐局向西拐,    有名的字号“鸿泰店"。

宗室传人赵鸿典,    国民军里做过官。

姓何的待招手艺精,  耍起刀子象旋风。

康待招,象书生,    理的分头正时兴。

莫铁匠的刀刃口清,  马铜匠铜器亮又明。

何皮匠皮子出内蒙,  邱裁缝二毛子活生生。

李家登槽多能工,    烧砖打墙样样行。

安水殿,镇正东,    殿里的神仙无神通。

河水一年赶年凶,    良田直踏到千岁营。

安水殿,入龙宫,    泥菩萨撂在河当中。

码头渡口畅交通,    贸易直达东西南北中。

盐运繁忙任务重,    字号店面数不清。

银行盖在街正中,    作坊就象是满天星。

每逢集市不一般,    人山人海肩挨肩。

东瞅瞅,西转转,    穿红挂绿真新鲜。

小媳妇喜欢花红线,  娃娃们撵着把猴看。

老人们坐在食摊前,  花点小钱赶嘴馋。

粮食交易最涨眼,    原因是民以食为天。

抹斗喝称喊了个欢,  讨价还价手指间。

赶上庙会象是大庆典,三区五乡的人拥来。

戏台底下人坐满,    盘龙舞狮闹喧天。

踩高跷,划旱船,    热闹的就象小上海。

小伙子穿上白布衫,  姑娘们特意来打扮。

拜菩萨,求神仙,    先上香来后许愿。

临走留下功德钱,    求的是太平如意与团圆。

盐业兴起多用工,    盐夫子倒盐不轻松。

冬天脊背上一块冰,  夏天浑身脱了个净。

赶车的把式呈英雄,  鞭子一甩象武松。

路不平,胛子拱,    遇着折窝肩膀撑。

太阳落山始收工,    鞭杆一撂哼哼哼。

推车子脚夫脚板硬,  前腿弓来后腿蹬。

两只胳膊掌平衡,    汗点子打的土起坑。

过黄河,翻六盘,    车轮子直过平凉城。

船工的营生更险凶,  身家性命在水中。

上兰州,逆水行,    猫下腰子拉纤绳。

头顶上日头象蒸笼,  脚下的石头烫脚疼。

阎王匾下求神明,    一窝猪前鬼索命。

下包头,顺水行,    暗礁险滩数不清。

紧掌舵,察水情,    稍不留心就送了命。

说繁荣,亦繁荣,    繁荣的后面别有情。

行行的苦数不清,    家家都有难念的经。

以往的历史如流星,  兴衰荣辱自有评。

 

 

   《莫家楼传奇》莫如江201025

     

   “中卫有个莫家楼,半截入在天里头”的故事,百年来广为流传,脍炙人口。

         关于家乡的故事,曾经写过不少,黄河垂钓那是必然的,莫家楼、梧桐树、盐山、黄河冰桥和帆船是主要话题,还有儿时的戏闹。

   据老人们讲,莫家楼是毁于八国联军入侵时的外患内乱之中,儿时的我只记得(莫家楼楼基)风水堆和(莫氏祖茔)大树林。唯有梧桐树历尽沦桑却郁郁葱葱,象守护神一样守望着家乡,见证着历史。从那时起,我就把人们称作(大马树)的千年梧桐当作了家乡的象征;家乡的梧桐树在我心中深深的扎下了根。

    编者按:《莫家楼传奇》是一部史诗般的长篇历史小说。该书色彩粉呈,以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为历史背景,生动刻画了以黄河莫家楼古渡为核心的中卫人及“尽盛魁”商号,敢于牺牲,前赴后继,历尽数代艰辛努力,将原本荒芜的一片河滩地开发建设成了集交通运输、民族贸易和文化教育领先于一方的边陲重镇。同时,它反映了莫家楼人通过经营黄河渡口和盐业运输,直接和间接地支持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为民族的独立与解放,为新中国的成立做出的卓越贡献。

                               

 

 

《莫家楼的变迁》莫如江2011年8月

                          

风水堆是孩子们常去玩的地方,那里有香甜的红果,还有蝴和青蜒。具说那就是莫家楼楼基,有两丈多高的四方土堆,长满着野杞杞……

世事多变迁,古物渐消失,只有梧桐树不知经历了多少个朝代的变革,饱受着风雨雷电的侵袭,却依旧郁郁葱葱,巍然屹立。像似时代老人,见证着沧海桑田和历史的久远;老人们说这是一棵神树,是树神的化身。可这棵树的粗壮和高大是当地人有目共睹的实事。幼时就读于树下的学舍,常拿树叶的叶梗与同伴相互勾起来作打马的游戏,好奇树的粗壮,许多个孩子接手去怀抱,需十一二个孩子才能抱得过来,可见树的周长大约在十五米左右。光是主杆就比树下的庙宇还要高,五六根枝杆就更为挺拔,整个树冠就像是一个巨大的伞盖,遮天蔽日,将二亩大的庙院遮掩成了一片阴凉。树的奇伟壮观足以让世人惊叹,而树的本身又是一个举世无双的巨大鸟巢。仅大鸟就有像鹤一样的青奘、老鹰、乌鸦、喜鹊、野鸽和不知学名的大约有数十种。

古镇的一条土街早被洒扫的水湿洁静,街边的渠水发出哗哗的声响,柳树的枝条轻轻的荡洋,街后果园里飘洒过来花的馨香夹杂着小街各种美食的香气在微风中四处漫溢,使的整个小街充满着醉人的芬芳。渠水叮咚,柳枝唰唰,为小街凭添了几许春光,沉睡的小镇在鸟叫声中迎来了新的一天。

最热闹的是从盐务局通向码头的二里官道上,数十辆牛车在这段弯曲的尘道上来回往返着,夹杂着赶往原州、平凉或汉中的马车,独轮推车和驴骡的驮队穿梭其间,争抢着渡河赶路。曲折的尘道上熙熙攘攘,咯咯哇哇,人畜匆匆,尘飞灰扬。人喊牛叫,车轮滚滚,紧张而富有趣味。

码头上就更为壮观;远山近水,天高野旷,热闹且不显繁华,空旷而不失单调,紧张与悠闲相统一,老碌与欢乐共存在。南北渡船往返于河面,波浪泛起,水声哗哗,与浑厚的船工号子交相回应,更显其波澜壮阔。上货远航的货船最为忙碌,牛车一到码头,船工们便争抢着住自己船上上货;上满货的木船解缆荡桨河心,顺流而下,远航归来的木船顺风扬帆靠岸而来。岸边麦浪滚滚,稻花飘香,沟渠如织,碧树园林,与码头舟楫纵横,车水马龙的的喧闹浑然成为一体,白云蓝天,远山近水绘制出了边塞风光和江南秀色。

莫家楼渡口是银川和兰洲之间的水陆交通要冲,是水旱码头,明代莫家楼渡口商业繁荣。民国十五年(公元1926年),莫家楼为盐运集散码头。莫家楼渡口达到了鼎盛时期。

莫家楼在历史上是个比较富庶的地方,得益于地理位置的重要,水陆交通的便利,有史以来就是军事交通之要塞。人口蜜集,土地肥沃,一度时期成为西北边垂的经贸重镇。自乾隆十二年(公元1747年),设官盐处以来,随着盐运事业的兴旺发达,派生出了水上航运、陆路长途运输、以及各类作坊和行业、工匠等等,带动了地方经济、文化教育和手工业的迅速发展。莫家楼的盐运一直颇为官府朝庭重视,抗战胜利后,莫家楼的盐运业一直兴旺不衰。1927年,莫家楼成为银川平原通往固原、平凉、兰州、西安的要津,南北旱路,东西水路的交通枢纽。由渡口向北通往内蒙边境是一条战备通道,莫家楼渡口成了名符其实的战略要冲。

莫家楼号称“小上海”,是因其繁华而著称。主街,是由北向南约一里,街两边是土屋小铺;除绸缎、棉布和烟、酒、糖、茶,日用百货的杂货铺外,有药铺、医馆、肉店、鞋店、裁缝铺,其余,绝大都是茶馆、攴馆、面馆、馍铺和各类小吃。雍干罗子的干罗子馍和孙锅盔的锅盔是船匠、驼户、车夫、脚户和从事长途运输的人最喜吃的干粮,赵扎呼的阳春面味美价廉,众口称赞。街后是骆驼大店和油房、粉房、糖房、醋房、烧房、碾房各类作坊。街中,通往盐务局向西是另半里土街,亦是土屋小铺;是铜匠、铁匠、皮匠、裁缝、待召、车户云集之处。街中的丁字街口是里半土街最繁华最热闹亦是凤景最靓丽的地方;街东是财神庙,香火顶胜,香客络绎不绝。庙内的梧桐树又是百鸟栖居华瑞祥照的一大奇观,街西是莫家楼楼基“风水堆”;祥和中呈显着宁静。街口南面的桥边是一棵高过屋脊的杨柳,阿哪多姿,随风荡漾;正是小桥流水,柳丝佛面,与树下各种瓜果鲜蔬的摊铺,穿梭往返的行人相互拱托,恰似一幅画中有诗,诗中有画的挂图。街北口坐北向南是花公鸡的攴馆,是古镇小街最大的馆子,南北大莱一样不缺,烧鸡更是远近闻名的美食。坐西向东是名震一方的抓破天的小吃,非但猪头肉、猪脏享誉四方,抓破天的狮子更是社火之首。对面是龚建成的羊杂和羊肉泡馍,还有姜盛义的五香驴肉都是小镇的美食。邱裁缝的旗袍和时兴服筛是小镇服筛的主流。莫家楼虽是里半土街,土屋小铺,却是人口蜜集,生意兴隆,是中卫县乃至周边地区的货物集散地;各类日用杂货应有尽有,凡县城有的莫家楼都有,县城没有的莫家楼也有,整个小街行人如织,特别是丁字街口,更是热闹非常。莫家楼地处黄河沿岸,土地肥沃,是有名的刮金板,农产要比别的地方高的多;又是水旱码头,商贸重镇,挣钱的活路很多。这里的民众基本上不缺吃少穿,生活要比别的地方好的多。三十年代的《西北日报》就以“人烟稠密,凤景佳丽,人民生活比别的村子宽裕的多” 的赞誉之词反映了莫家楼的繁荣景象。

莫家楼是个多幅员多民族的村镇,她的包容吸纳就象梧桐大树一样,有着海纳百川,山积万尘的胸怀;不到万人的小镇,包容着汉、回、蒙、满、东乡五个民族,百十个姓氏和甘肃、陕西、青海、内蒙、山西、河南、四川、安徽、湖北、江苏、浙江、北平、天津、上海等九州十八府的人。“百氏五族四方客,多俗异彩十八州”,道出了莫家楼人的善良宽厚和多民族,多姓氏,多籍贯的多元素文化。复杂的箱贯,不同的语言,不同的习俗,多彩的服筛来自五湖四海,出自三教九流;它们从不同的民族,不同的区域和不同的行业带来了先进的文化技术和丰富宝贵的实践经验,与小镇古有的民族文化融汇在一起,形成了南腔北调,东甘西酸,内涵丰厚而独特的码头文化。为小镇的繁荣兴旺注入了新鲜的血液,起到了摧化和推动的作用,使的各民族文化相融,语言汇通,团结一致,信仰自由,和睦共处,没有民族岐视的民族大家庭。

莫家楼除了多元素的码头文化,还浓缩着强烈的民族意识和传统的革命精神;历史以来,不畏邪恶,敢于斗争。抗日战争期间,日本侵略者占领了河北和内蒙东部,吉盐不能东去,莫家楼人冲破封锁,将百味之首,日不可缺的食盐一船船送往包头,为抗日前线提供了不可少缺的物资,为抗日战争的胜利作出了应有的贡献。1949年9月18日,人民解放军南路部队由兰州经靖远从莫家楼渡河,迫使国民党八十一军起义投诚,宁夏全境得以解放,莫家楼人为家乡的解放和新中国的成立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解放前,莫家楼由于盐业运输的兴旺发达,成为享誉四海的贸易重镇,然而,还是在国民党军阀的惨酷统治下,少不了压迫和剥削,特别是鞭打绳拴的抓壮丁,使得广大民众妻离子散,不能安居乐业。解放后,莫家楼回到了党和人民的怀抱,劳苦大众成了国家的主人,废除了一切不平等的封建制度,劳苦大众真正过上了没有压迫,没有剥削,平等幸福的日子,莫家楼更显其繁荣昌盛,进入了前所未有的鼎盛时期。镇子上设立了象征新正权的莫家楼区政府、莫家楼乡政府、村公所、公安派出所、税务局、农村信用社、莫家楼工商联办事处,加上原有的人民银行和邮政所;莫家楼除没有县政府,是解放初期建制最全机构最多的村镇。在新政府的领导下,人民当家做主,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土地改革运动,实现了耕者有其田。农业生产的空前发展,推动了各项经济和文化教育事业的发展,莫家楼完全小学成了除县城外的中心学区。为新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培养出了大批的优秀人才,在党和政府的培养教育下,童养媳马风英成为新中国第一任女乡长,女区长,后来成为女县长。

莫家楼业余剧团,是一有名的文化团体。所排演的《小二黑结婚》和《梁秋燕》演遍了城乡山川,受到了广大群众的喜爱和认可;那时的人纯真善良,只知道响应政府号召,追求进步,只知道自己喜欢演戏,想把戏演好,从没想到过报酬,私心杂念是不存在的;这就是那个时代的特征,也是中国历史上从末有过的。莫家楼除了戏演的好,社火和其它文化娱乐活动也是名列前矛;莫家楼盐务局是莫家楼最大的机关单位,干部工人达一百多人,是个经济效益好的有钱单位,对当地的文化娱乐相当重视,有几名干部都是莫家楼业余剧团的主要演员。每年的社火都是由盐务局出资协办,不但阵容庞大,服筛道俱也属一流,因此,每年上县比赛都少不了夺魁而归。莫家楼业余剧团在建国初的民主革命时期充当了舆论宣传的主力军和宣传队,起到了不可低估的宣传作用。

1957年,莫家楼农业生产合作社又转入了莫家楼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紧接着人民公社诞生了,人民公社很大,管辖着全县四分之一的地方,莫家楼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又改成了莫家楼管理区,受先声人民公社管辖。不到一年的时间,先声人民公社又被划分了几个公社。莫家楼管理区受柔远人民公社管辖,莫家楼管理区就变成了莫家楼生产大队。

这一年,政府对资本主义工商业实行社会主义改造,买卖人、传统的手工业者都被改造成了公社社员,街镇的繁华热闹一扫而光,“小上海”也由此而成为了历史。

包兰铁路就是在大跃进中通车的,交通运输的发展结束了用木船和皮筏子渡河的历史。改由用柴油发电机的小铁船带大铁船摆渡,人们把小铁船叫作是汽划子,铁船很大,一次能上六辆汽车和许多行人牲畜。莫家楼河管局是继莫家楼盐务局之后的又一个大单位,干部工人达八十多人,由两艘大铁船分别在河的南北两岸往返运行,无论是速度和效益都将是木船无法比拟的。铁路和公路运输替代了古老的驼运,莫家楼结束了盐业输送的历史史命,由于公路运输的迅速发展,莫家楼渡口又成了名符其实的交通要塞。莫家楼小街通住码头的旧官道列入了109国道,成了一条贯穿东西的运输大干线,每天过往的汽车多达数百辆以上。莫家楼虽然失去了盐业运输和商业贸易所带来的繁荣,却因着过住行人和车辆的日渐增多,又有了新的景象,依然比别的村镇热闹。

六十年代中期,中卫县食品公司利用莫家楼盐务局闲置的空地,建起了一个全县最大的养猪厂,付设生猪收购站。生猪头数在两千以上,食品公司只委派两人管理,饲养员都有生产队的社员来充当,生产队的回报就只是为了换回些肥料。这个猪厂维持了十多个年头,莫家楼生产大队的农业产量就一直在全公社的前面。

在一些中老年人的心里,莫家楼的兴衰荣辱无不与千年梧桐树的存无息息相关,千年梧桐是老祖宗留下来的历史见证;它是莫家楼的灵与魂,随它而来的,也都随它而去。

改革开放的春风迎来了一个崭新的时代,农田责任承包制解决了农民的吃饭问题,人民生活得到了普遍的改善与提高,物质丰富,经济繁荣,人们不在为饥饱而犯愁。各条战线欣欣向荣,各项事业蓬勃发展。


黄河大桥的搭建,以高效快捷安全的绝对优势替代了动力船渡的形式,彻底结束了隔山不算远,隔河远千里的落后状态;象征着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飞速发展,标帜着交通运输在现代化进程中的又一个里程碑。莫楼渡口所在发展的浪潮中被时代所淘态,莫家楼以俸献的精神结束了又一个历史使命。由水陆交通枢纽变成了远离公路干线,公交难通的交通死角;

新世纪以来,中卫有了更大的发展,沿黄鸣沙路像一条固体的河流与母亲河平行共进,以另一种风姿为莫家楼带来了花的芬芳,诗的韵味和新的生机。自治区打造黄河金岸的目标建设是莫家楼重新开发建设的又一个历史性机遇。莫家楼人从不为自己的俸献而索取回报,总是以乐观的心态去看待生活,看待发展和变化的;他们坚信历史的发展会像江河一样,无论绕过多少个湾,还是经过多少座山,最终是要奔向大海的。他们坚信莫家楼是会有楼的,一切都会有的,莫家楼的将来会变的更美好!

 

 解读史书.还莫家楼历史真面目【文摘】

莫如江

中卫有个莫家楼,半载入在天里头的故事,历来已久广为流传;莫家楼也确实是个有历的村名。早在上世纪二十年代,莫家楼就以食盐储存和输运享有盛名,是中卫乃至周边地区的货物集散地;莫家楼盛名远扬,成为西北边塞的水旱大码头;莫家楼渡口舟楫纵横,车水马龙,贯东西、连南北、名扬四海,成为宁夏平原屈指可数的黄河九渡之首。

莫家楼名虽不假,又是一个具有传奇色彩的地方,顾名思义,莫家楼应该有楼,可现实中莫家楼并没有楼。

莫家楼就因水旱交通之便利和盐运业的兴旺而享有盛名。

从现实中看,它的楼基遗址还在,这可是莫家楼人共知的事实,完全可以证实莫家楼当时是存在的。    

《甘肃新通志》记载的“黄河九渡”包括莫家楼房渡。莫家楼房渡的这一说法非但证实了莫家楼在历史上的真实存在,也证实了莫家楼历史的久远。

 “莫家楼房”的这一说法却一直延传至今。外面人若到莫家楼走亲访友或者公干,习惯上都会这样说:“我到楼房里去。” 而当地人在外,别人问起,则说:“我是从楼房里来。”由此可见;莫家楼确实有它一定的历史渊源。

五十年代前出生的人,大都不会忘记;盐务局的对面有一高约两丈,阔亩余的土堆,据老人们说那就是莫家楼楼基,名曰“风水堆”。


纵观史料记载,莫家楼在历史上非但真有其楼,且历史悠久。莫家楼只少在公元1226年以前的北宋时期就应该有了。

莫家楼的兴旺发达从解放前后所设机构上也能看的出来,解放前就有银行和邮政所,并设有集市。解放后又设了税务局、公商联办事处、信用社、公安派出所;乡政府、区政府也设在这里,是机构最多的村镇。

莫家楼被说成是半截入在天里头,谓此妙语,莫家楼堪称天下笫一楼也!

                            2013年7月上旬于莫家楼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